注册 登录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RSS订阅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业界资讯

今年农业生产将继续承受进口压力

  受国内需求增长、内外价差扩大以及国际市场处于波动低谷等因素叠加影响,2014年我国农产品进口继续保持高位增长。从具体产品来看,谷物进口大幅增长,油籽植物油进口总体保持稳定,棉花、食糖进口减少但仍保持高位,牛羊肉进口小幅增长,奶粉进口大幅增加,优势出口产品整体增长较快。2015年,在国内需求增长、国际市场供给宽松价格下行以及价差驱动等多种因素影响下,农业产业发展面临较大进口压力。
 
  国内需求拉动、内外价差扩大促动进口高位增长
 
  国内饲料用粮需求不断增长,成为谷物进口大幅增长的主要拉动力。随着我国人口增长和食品消费结构转变,肉蛋奶等畜禽产品需求不断刚性上涨,饲料用粮需求旺盛。大豆压榨后的豆粕、油菜籽压榨后的菜籽粕都是饲料产品的重要原料。我国进口的大麦、高粱传统上主要用于酿酒,进口总量稳定在300万吨左右。2014年因玉米进口得到控制,作为替代品的大麦、高粱进口猛增,同比增加的778万吨主要作为饲料用粮。此外,作为玉米制品的玉米酒糟(DDGs)进口大幅增加。
 
  国际市场供给宽松价格持续低迷,是农产品大量进口的主要推动力。近年来,谷物、棉花等大宗农产品消费需求相对稳定,加之国际市场生产形势较好,供需较为宽松。2014年全球谷物库存消费比高达25.5%,全球棉花库存消费比持续保持在90%以上。国际农产品价格低迷,跌至2010年以来的最低点,推动大宗农产品大量进入国内市场,导致库存大量积压。在农产品内外价格联动性增强、国内政策支持空间有限的情况下,确保国内产业安全和农民生计面临重大挑战。
 
  我国边境保护措施有限,内外价差持续存在是农产品进口的重要驱动力。我国农产品进口缺乏有效的边境保护措施,以粮食为例,三大主粮的配额内关税仅有1%,大麦、高粱的关税仅有3%、2%,进口粮食税后价格仍然低于国内价格,企业进口动力强劲。从国内来看,由于近年来受成本增长推动,国内价格不断上升,内外价差持续扩大。2014年1~12月,中泰米价差平均818元/吨,玉米内外价差平均646元/吨,小麦内外价差平均434元/吨,价差均在2013年基础上大幅扩大。2014年谷物进口虽有品种调剂和国内短缺等合理需求,但相当一部分进口是受价差驱动,进口过度导致的库容不足问题凸现,确保粮食适度进口面临挑战。
 
  粮食生产的“地板效应”与进口价格的“天花板效应”不断增强
 
  全球经济缓慢复苏。近几年,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,复苏乏力。发达经济体因历史遗留问题(包括债务积压、高失业率等),以及潜在增长率低拖累了经济复苏。新兴经济体潜在增长率比2011年低1.5%,经济下行风险明显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4年10月《世界经济展望》预测,因2014年上半年全球经济活动弱于预期,2014年经济增长预测已下调到3.3%。2015年全球增长预测下调到3.8%,发达经济体增速2.3%,其中美国由2014年的2.2%提高到3.1%,欧元区由0.8%提高到1.3%,日本由0.9%降至0.8%;新兴经济体增速由4.4%提高到5.0%。整体来看,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依然缓慢。
 
  国际市场供给充裕、价格低迷。全球大宗农产品供给充裕,产量预期乐观,加之消费需求相对稳定、库存充足,供求关系较为宽松。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预测,2014/15年度谷物产量25.32亿吨,预计增产0.07亿吨;消费量24.65亿吨,期末库存6.28亿吨,库存消费比达25.5%。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(ICAC)预测2014/15年度全球棉花产量2608.2万吨,库存消费比87.1%。供需基本面难以支撑农产品价格,大宗农产品价格长期低位运行,2014年已跌至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 
  农产品适度进口面临挑战。进口增长一方面起到了增加国内供给的积极作用,另一方面也对产业造成了负面影响。从进口因素来看,进口高位增长既有需求拉动的合理原因,又有进口过度的问题。今后一段时期,我国农业生产成本快速上涨,粮食生产的“地板效应”与进口价格的“天花板效应”不断增强,在农业关税水平较低、政策支持空间有限的情况下,农业生产继续承受进口压力。保护和利用好现有政策空间、切实加强农业国内支持、有效加强进口调控,确保国内产业安全,是开放条件下我国农业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。